乌有之乡才子

编辑:除非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11 14:27:14
编辑 锁定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这个词语第一次被使用是2008年潘永辉在《电影评介》中发表的《新左翼文化力量的崛起及其影视评论活动——以乌有之乡为例》,文中将新左翼文化力量的一些学者称为“才子”。
中文名
乌有之乡才子
专    指
新左翼文化力量
提出时间
2008年
提出者
潘永辉

乌有之乡才子百科名片

编辑
2010年3月,一位自称“老不朽”的网友第一次使用了这个称呼来评价活跃于乌有之乡网站的学者郭松民等人。2012年6月,学者袁庾华广泛散发《为乌有之乡总结教训》一文,使“乌有之乡才子”这个带有个人化的标签迅速为左派群体所共知。

乌有之乡才子产生背景

编辑
乌有之乡才子,可以等同于“持有左倾立场的书生”,最初是指托马斯·莫尔傅立叶、圣西门、英威廉·莫里斯,推崇理想主义,热衷于思想探索与学术争论。圣西门具有天才的远大眼光,后来的社会主义者的几乎所有并非严格意义上的经济学思想都受到了圣西门的影响。英威廉·莫里斯是《乌有乡消息》的作者,是十九世纪后半期英国一位杰出的积极浪漫主义诗人和小说家,同时又是英国社会主义运动的先驱者之一。这些人大部分都有理想,而且单纯,极其具有才华,因此被称为“才子”。
当代中国的乌有之乡是中国大陆地区一个思想左倾的网站,经过近十年的发展,已经成为大陆左翼人士的一个共同体。这个共同体的组成非常庞杂,涵盖了改革开放中失势的工人、农民和知识分子,包括维权访民、下岗工人和一些富于个人野心、限于政治形势格禁无法施展才能的学者,其中最为活跃的是两大群体,一是大学教师、退休高干和社科院组成的“论坛左派”(也被称为“新左派”),也有一部分是改革开放后失去权势的前文革造反派成员。在鱼龙混杂的左派圈子里,大部分非正式的成员都热衷于文革式语言,对阶级斗争的词汇和方法念念不忘,只有少数人接受了西方思想的熏陶,视野开阔,了解其他国家的形势和平民的需求,这些人被称为“乌有之乡才子”,这个词语和左派内部盛行的“乌有之友”相比,显得并不常用。

乌有之乡才子相关人物

编辑
英威廉·莫里斯,1834年3月24日,莫里斯诞生在英国埃塞克斯郡沃尔瑟姆斯托城一个富商的家庭。他的父亲是一个拥有不少地产的证券经纪人[1]  。莫里斯从小酷爱文艺,特别是酷爱中世纪的艺术和建筑。他在少年时代沉浸在英国浪漫主义诗人拜伦(G。G。Byron, 1788—1824)和雪莱(P。B。shelley,1792—1822)的作品中,浪漫主义者那些不满现状、反抗压迫、以歌颂自由平等、强调个性解放为主题的诗篇,在他的思想感情上引起了强烈的共鸣。对于少年莫里斯来说,艺术的世界和幻想的世界不但是逃避庸俗的资本主义社会的安乐乡,而且也是反抗它的根据地。《乌有之乡消息》小说继承了拜伦、雪莱及宪章派诗人的浪漫主义传统,通过幻想与象征手法,曲折然而真实地反映了当时英国的社会现实。作品笔调热情洋溢,具有强烈的感召力[2] 

乌有之乡才子基本观点

编辑
很多学者将乌有之乡才子看做是主张人民优先的“平民主义者”(Populism),由于他们敢于批评乌有之乡占据主流地位领袖的“国家主义倾向”,坚守马克思对当代拉萨尔群体崇拜国家的国家社会主义批判。他认为2012渝城风云以后“社会主义者”应该和“国家主义划清界限”。在中国目前国家机器已经渗透到社会各个角落的时候,国家主义者还试图通过强化国家机器,塑造一个更加完美的全能主义政府来解决日益复杂的社会问题,而乌有之乡才子则认为需要创建强大的社会主义公民社会来支撑作为意识形态和社会最终取向的共产主义制度,特别是通过群众的组织起来以制衡强大和日益下行的的官僚机构,而不是通过强化官僚机构来解决它们自身的问题。
乌有之乡才子对于左派目前最为猛烈的批评是关于少数左派学者试图利用群众运动实现个人野心的言论,他认为这些人不把群众的福祉作为最终目的,而只是把群众运动作为他们个人野心的工具。他认为人民民主的真谛在目前的表现是“乡内民主”,即让所有人都有平等表达自己主张的机会,而不能搞一言堂。另外,他认为左派不宽容的现状将不可能成大器:由于继承了文化革命时期武斗和纷争的资产,这些人到今天都不能彼此宽容和互相谅解,而是热衷于互相攻击和争夺小山头,左派圈子日益分散和缩小,最后变成了“最小的一小撮”。因此他主张“毛式宽容”,即毛泽东对于国民党战犯的宽宥、对日军战犯的改造以及溥仪的劳动教育;主张内外有别,制定乌有之乡学者自我约束的守则以及宪章,而不是某些领袖级的学者搞自由主义,而对别人都马克思主义。这两点无疑戳到了乌有之乡的痛处。批评者认为,“才子们”对乌有之乡的情况不了解,是误读。

乌有之乡才子缺陷及不足

编辑
可以认为,“乌有之乡才子”这个称谓带有特定指向性。“乌有之乡才子”意味着其人并不一定享有某种学术地位或者崇高声望,而只是富有进取性和思考能力,有可能成为领袖型的学者。  “乌有之乡才子”还表达了一种孤独的状态,这和乌有之乡的群体长期实行精英路线,对于平民发言人身份的郭松民、高海明等人的意见不重视乃至压制有一定的关联。
著作及社会评价
郭松民点评《“乌有之乡”的高点击率意味着什么?》,认为,在这个舆论自由市场上,乌有之乡产品的质量高,那才是得到公认滴!所以当然顾客盈门[3] 
郭松民、袁庾华:《对乌有之乡政治路线调整的反思》提出,“315”以及随后的封闭等行动,是新左派自新世纪成军以来,遭遇的最大挫折,因此不能不反思[4]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