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6年

编辑:除非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1 05:45:59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公元386年一般指386年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386年,丙戌狗年
中文名
386年
外文名
In 386,
丙戌
属    相
狗年

386年纪年

编辑
东晋太元十一年
前秦太安二年太初元年
后燕燕元三年建兴元年
后秦白雀三年建初元年
西燕更始二年昌平元年建明元年建平元年建武元年中兴元年
西秦建义二年
北魏登国元年
后凉太安元年

386年大事逝世

编辑
司马奕,晋废帝海西公342年出生)慕容冲359年出生)王献之,中国东晋书法家(344年出生)苻丕段随慕容瑶慕容忠

386年本年年表

编辑
事件
出土公元386年文物西秦建义二年(公元386年),乞伏国仁收服了鲜卑三部。
公元386年,拓跋圭创北魏皇朝,史称道武帝
公元386年 拓跋珪建北魏,淝水之战后,前秦统治瓦解。鲜卑拓跋珪(什翼犍之孙)恢复代政权,后改国号为魏,史称“北魏”。
前秦灭代国后,代王什翼犍之孙拓跋珪先后流徙于独孤部和贺兰部。晋太元十一年(公元386年)正月,拓跋珪于牛川(今内蒙古锡拉木林河)召开部落大会,即代王位,建元登国。二月,拓跋珪迁徙到代国故都定襄郡的盛乐(今内蒙古和林格尔北)。四月,拓跋珪改称魏王,改国号为魏,史称北魏。拓跋珪即位后,先击败了库莫奚和高车、柔然和库莫奚,扫除了后顾之忧,然后联合他的舅舅慕容垂所建的后燕,灭掉了贺兰、结突邻、纥奚、贺染干贺讷等部,北魏自此兵力强盛,财力富饶。为求发展,拓跋珪决定与后燕争夺中原之地。
年号 建明(386年三月):西燕政权慕容顗年号。
建平(386年三月):西燕政权慕容瑶年号。
建武(386年三月-九月):西燕政权慕容忠年号
中兴(386年十月-394年八月):西燕政权慕容永年号。
凤凰(386年二月-十一月):张大豫自立年号。
太安(386年十月-389年正月):后凉政权吕光年号。
在位皇帝 1:晋孝武帝司马曜 宁康十一年
字昌明。简文帝子。简文帝死后继位。在位24年,因酒后戏言,被张贵人命宫女用被子闷死,终年35岁。葬于隆平陵(今江苏省江宁县蒋山西南)。司马曜继位时,只有10岁,由褚太后听政。司马曜在位期间,司马道子桓温之子桓玄当政。司马曜沉溺于酒色,整天在宫中享乐,朝政荒废。司马曜死后的庙号为烈宗。
2:前秦哀平帝符丕 太安二年
淝水之战前秦大败,苻坚不久亡故,符丕继承帝位,但心里没有明确的作战计划同姚苌慕容垂交战。太安二年七月,抱罕氐人拥立符登,符丕只得加封符登。后同西燕军队作战失败,逃亡途中被晋扬威将军冯该袭击,死于非命。
3:前秦高帝符登 太初元年
太安二年符登被拥立为都督陇右诸军事,带领部队同后秦作战。由于连年混战,军粮奇缺,符登鼓动士兵拼命作战,以人为军粮。符丕被杀后被拥立为皇帝。符登非常迷信苻坚,每次战前必拜苻坚的塑像。后同后秦交战失利,被杀。
4:后秦武昭帝姚苌 白雀三年后改建初元年
字景茂,南安赤亭人,羌族,姚弋仲子,后秦创建者。苌先祖,世代为羌族酋长,苻坚时归前秦,官至龙襄将军,封益都候,屡立战功。公元383年苻坚淝水之战大败以后,次年苌反叛,起兵渭北,自称大将军大单于、万年秦王,年号白雀。后占距北地储备粮饷,养兵备战,静观前秦与西燕相争。公元385年前秦军败,苌乘机占领长安,苻坚败走,苌俘苻坚于礼泉五将山,后杀苻坚于新平。白雀三年苌称帝,国号大秦,都长安,改年号建初。史称后秦。苌在位期间,连年和盘据在陇东的姚登交战,屡战屡胜,有战功。建初八年死。谥武昭皇帝,庙号太祖,葬原陵。
又名慕容霸,字道明,鲜卑族人。 公元384年建立后燕,号成武皇帝,年号燕元慕容垂前燕开国皇帝慕容皝第五子,慕容暐之叔。甚得慕容皝宠爱,后来得到慕容恪赏识,曾为前锋都督,前燕吴王
369年晋将桓温率军攻前燕,在枋头撤退,慕容垂以三万骑追到襄邑,大败晋军。后被太傅慕容评逼走,携妻子投降前秦。淝水之战中进攻被委派进攻襄阳,暗中保存实力,在前秦败后叛变,慕容垂纠合鲜卑、乌桓,建立后燕,率军二十万攻邺,一年后夺据邺城
386年称帝,定都中山。393年消灭慕容泓西燕政权。因扣留北魏王拓跋圭弟弟,与本是藩属的北魏关系恶化。395年太子慕容宝征北魏,于参合陂之役大败,隔年慕容垂反击,但病死于亲征途中。
6:西燕段随 昌平元年
西燕皇帝慕容冲被杀后,被拥立为西燕王,三月被慕容恒、慕容永发动政变杀死。
7:西燕王慕容觊 建明元年
段随被杀后被立为燕主,率鲜卑东归,行至临晋当了10天燕王的慕容觊被慕容韬杀死。
8:西燕王慕容瑶 建平元年
西燕皇帝慕容冲的儿子,慕容觊被杀后被立为皇帝,数天后被慕容永杀死。
9:西燕王慕容忠 建武元年
西燕创业之主慕容泓的儿子。三月后被刁云杀死
10:西燕河东王慕容永 中兴元年
前秦灭燕时被迁往长安以卖靴子为生。指使刁云慕容忠,后自立为帝。打败前秦后俘获前秦杨皇后,欲立为夫人,不从,杀之。中兴八年,慕容垂发兵进攻慕容永,慕容永被俘后杀死,西燕亡。
11:西秦宣烈王乞伏国仁 建义二年
陇西鲜卑人。其父乞伏司繁受前秦天王苻坚封为南单于,前秦建元十二年司繁死,国仁继位。前秦建元十九年淝水之战时,苻坚原命国仁为前将军,领先锋骑,后国仁叔父乞伏步颓叛于陇西,苻坚派国仁回师讨伐,步颓反而迎接国仁,及前秦淝水之战失利,国仁即趁机吞并其他部族。前秦太安元年苻坚为姚苌所杀后,国仁自称大都督、大将军大单于、领秦、河二州牧,改元建义,建都勇士城。西秦建义四年,国仁死,谥宣烈王,庙号烈祖,弟乞伏乾归继位。
12:后凉懿武帝吕光 太安元年
字世明,略阳氐人,是吕婆楼之子。十六国时期后凉国建立者。吕光本为前秦将领。前秦建元十八年,淝水之战前夕,受天王苻坚之命征讨西域,降焉耆、破龟兹,威震西域,因此远方诸国皆来归附。吕光本来想要留在龟兹,但是受到名僧鸠摩罗什劝阻,而且部众们也想回到中原,遂回师。然而前秦于淝水败后,境内各族纷纷反叛,吕光被阻于西域,不能东归。前秦太安元年,终于攻入凉州。386年,吕光收到苻坚死讯,也改元太安,并自称使持节、侍中、中外大都督、督陇右河西诸军事、大将军凉州牧酒泉公。389年,称三河王,改元麟嘉。396年,复改称天王,国号大凉改元龙飞。在位末期内政不修,各族叛离,埋下亡国因子。龙飞四年吕光病重,立太子吕绍为天王,自号太上皇帝,不久逝世。谥懿武皇帝,庙号太祖。
13:北魏道武帝拓跋珪 登国元年
又名涉珪、什翼圭、翼圭、开,北魏开国皇帝鲜卑族人。他是代王拓跋什翼犍的孙子,献明帝拓跋寔的儿子。376年,秦灭代国,拓跋珪出逃。10年后即385年,15岁的拓跋珪趁前秦灭亡、北方混乱的机会重兴代国,在盛乐即位为王。又在次年即386年改国号“魏”,是为北魏,改元登国”,398年,他将国都从盛乐迁到大同,并自称皇帝。他即位初年,积极扩张疆土,励精图治,将鲜卑政权推进封建社会,天下小康。晚年好酒色,刚愎自用,不团结兄弟,导致自己最后在409年的宫廷政变中遇刺身亡,终年仅三十九岁,在位二十四年。拓跋珪谥号为道武皇帝,庙号太祖。

386年历史记载

编辑
代北部落牛川大会
前奏灭代国后,什翼犍之孙拓跋珪先后流寓于独孤部和贺兰部。离开刘显后数月,于晋太元十一年(386)正月,在牛川(今内蒙古锡拉木林河)召开部落大会,即代王位,建元登国。拓跋氏从此兴盛。拓跋珪以长孙嵩为南部大人,叔孙普洛为北部大人,主理政务。以张兖为左长史,许谦为右司马,王建、庾岳为外朝大人,奚牧为治民长,掌管宿卫,参加军国大事的谋划议论。
后燕慕容垂即帝位
慕容垂,字道明,慕容晃第五子。先为苻坚之冠军将军。淝水之战后,苻坚兵败,慕容垂乘机起兵。攻邺城(今河南安阳北),迫使前秦邺城守将长乐苻丕撤出邺城,西向长安。整个河北地区落入慕容垂手中。晋太元十一年(386)正月,慕容垂自立为帝,定都中山(今河北定县),改元建兴,辖幽、冀、平三州之地。
南安秘宜攻西秦
南安(今甘肃陇西县渭水东岸)豪族秘宜于晋太元十一年(386)正月率羌、胡五万余人攻西秦。西秦王乞伏国仁引兵五千迎击,秘宜大败,遂逃回南安
西燕王迭立
太元十一年(386)三月,西燕左仆射慕容恒与尚书慕容永谋划,杀死段随,立慕容顗为王,改元建明。率鲜卑男女三十余万人,离开长安向东。途中,慕容顗被部下杀,慕容恒再立慕容冲之子慕容瑶为帝,改元建平,为慕容冲谥曰威皇帝。然而众人归向慕容永慕容永遂执杀慕容瑶,立慕容忠为帝,改元建武。到闻喜(今山西闻喜),听说慕容垂已称帝号,不敢再向东进,遂筑燕熙城而居之。
前秦攻晋枹罕
东晋太元十一年(386)正月,前秦益州牧王广陇右引兵进攻东晋河州毛兴秦晋两军在枹罕(今甘肃临夏县东北)交战。毛兴派建节将军卫平率一千七百余人夜袭王广军营,大败秦军。二月,前秦秦州牧王统派兵援助王广进攻毛兴毛兴据枹罕城固守。四月,毛兴袭击王广王广不备而败。继尔毛兴欲攻王统,枹罕氐族各部已苦于战事,相约而起,杀毛兴,推举豪强卫平河州刺史。
拓跋珪初称魏王
登国元年(386)正月,拓跋珪在牛川(今内蒙古锡拉木林河)称代王,光复代国。四月,改称魏王。拓跋氏自此以魏为国号,史称拓跋魏或北魏。
后秦姚苌在长安即帝位
西燕(今陕西西安市北)慕容永等鲜卑众东迁后,长安(今陕西西安市北)空虚,卢水胡郝奴乘机入驻。晋太元十一年(386)四月,后秦王姚苌击败郝奴,在长安称帝,改元建初,国号大秦,立子姚兴皇太子,并设置百官。追尊其父姚弋仲景元皇帝。改长安为常安。
慕容永称藩于后燕
太元十一年(386)六月,西燕刁云杀西燕王慕容忠,推慕容永为使持节大单于大将军,雍、秦、梁、凉四州牧,河东王,向后燕慕容垂称藩。
苻坚族孙苻登称帝于南安
襄陵大战之后,前秦渤海王苻懿、济北王苻昶自杏城(今陕西洛川西南)逃到南安(今甘肃陇西县渭水东岸)苻登军中。苻登发丧,谥苻丕曰哀平皇帝。晋太元十一年(386)十一月,苻登在陇东(今宁夏固原之南)即皇帝位,改元太初,置立百官。

386年史料记载

编辑
烈宗孝武皇帝中之上太元十一年(丙戌,公元三八六年)
春,正月,戊申,拓跋珪大会于牛川,即代王位,改元登国。以长孙嵩为南部大人,叔孙普洛为北部大人,分治其众。以上谷张兖为左长史,许谦为右司马,广宁王建、代人和跋、叔孙建、庾岳等为外朝大人,奚牧为治民长,皆掌宿卫及参军国谋议。长孙道生、贺毘等侍从左右,出纳教命。王建娶代王什翼犍之女;岳,和辰之弟;道生,嵩之从子也。
燕王垂即皇帝位。
后秦王苌如安定。
南安秘宜帅羌、胡五万馀人攻乞伏国仁,国仁将兵五千逆击,大破之。宜奔还南安。
鲜于乞之杀翟真也,翟辽黎阳,黎阳太守滕恬之甚爱信之。恬之喜畋猎,不爱士卒,辽潜施奸惠以收从心。恬之南攻鹿鸣城,辽于后闭门拒之;恬之东奔鄄城,辽追执之,遂据黎阳。豫州刺史朱序遣将军秦膺、童斌与淮、泗诸郡共讨之。
益州牧王广自陇右引兵攻河州牧毛兴于枹罕,兴遣建节将军卫平帅其宗人一千七百夜袭广,大破之。二月,秦州牧王统遣兵助广攻兴,兴婴城自守。燕大赦,改元建兴,置公卿尚书百官,缮宗庙、社稷。
西燕主冲乐在长安,且畏燕主垂强,不敢东归,课农筑室,为久安之计,鲜卑咸怨之。左将军韩延因众心不悦,攻冲,杀之,立冲将段随为燕王,改元昌平
初,张天锡之南奔也,秦长水校尉王穆匿其世子大豫,与俱奔河西,依秃发思复鞬,思复鞬送于魏安。魏安人焦松、齐肃张济等聚兵数千人迎大豫为主,攻吕光昌松郡,拔之,执太守王世强。光使辅国将军杜进击之,进兵败,大进豫逼姑臧。王穆谏曰:“光粮丰城固,甲兵精锐,逼之非利;不如席卷岭西,砺兵积粟,然后东向与之争,不及期年,光可取也。”大豫不从,自号抚军将军凉州牧,改元凤凰,以王穆为长史,传檄郡县,传穆说谕岭西诸郡,建康太守李隰、祁连都尉严纯皆起兵应之,有众三万,保据杨坞。
王珪徙居定襄之盛乐,务农息民,国人悦之。
三月,大赦。
泰山太守张愿以郡叛,降翟辽。初,谢玄欲使朱序屯梁国,玄自屯彭城,以北固河上,西援洛阳。朝议以征役既久,欲令玄置戍而还。会翟辽、张愿继叛,北方骚动,玄谢罪,乞解职,诏慰谕,令还淮阴。
燕主垂追尊母兰氏为文昭皇后,欲迁文明段后,以兰后配享太祖,诏百官议之,皆以为当然。博士刘详、董谧以为:“尧母为帝喾妃,位第三,不以贵陵姜原。明圣之道,以至公为先;文昭后宜立别庙。”垂怒,逼之,详、谧曰:“上所欲为,无问于臣。臣案经奉礼,不敢有贰。”垂乃不复问诸儒,卒迁段后,以兰后代之。又以景昭可足浑后倾覆社稷,追废之;尊烈祖昭仪段氏为景德皇后,配享列祖。
崔鸿曰:“齐桓公命诸侯无发妾为妻。夫之于妻,犹不可以妾代之,况子而易其母乎?《春秋》所称母以子贵者,君母既没,得以妾母为小君也;至于享祀宗庙,则成风终不得配庄公也。君父之所为,臣子必习而效之,犹形声之于影响也。宝之逼杀其母,由垂为之渐也。尧、舜之让,犹为之、哙之祸,况违礼而纵私者乎?昔文姜得罪于桓公,《春秋》不之废。可足浑氏虽有罪于前朝,然小君之礼成矣;垂以私憾废之,又立兄妾之无子者,皆非礼也。
刘显自善无南走马邑,其族人奴真帅所部降于代。奴真有兄犍,先居贺兰部,奴真言于代王珪,请召犍而以所部让之;珪许之。犍既领部,遣弟去斤遗贺讷金马。贺染干谓去斤曰:“待汝兄弟厚,汝今领部,宜来从我。”去斤许之。奴真怒曰:“我祖父以来,世为代忠臣,故我以部让汝等,欲为义也。今汝等无状,乃谋叛国,义于何在!”遂杀犍及去斤。染干闻之,引兵攻奴真,奴真奔代。珪遣使责染干,染干乃止。
西燕左仆射慕容恒、尚书慕容永段随,杀之;立宜都王子顗为燕王,改元建明,帅鲜卑男女四十馀万口去长安而东。恒弟护军将军韬,诱顗于临晋,恒怒,舍韬去咏与武卫将军刁云帅众攻韬。韬败,奔恒营。恒立西燕主冲之子瑶为帝,改元建平,谥冲曰威皇帝。众皆去瑶奔永,永执瑶,杀之,立慕容泓子忠为帝,改元建武。忠以永为太尉,守尚书令,封河东公。永持法宽平,鲜卑安之。至闻喜,闻燕主垂已称尊号,不敢进,筑燕熙城而居之。
鲜卑既东,长安空虚。前荥阳太守高陵赵谷等招杏城卢水胡郝奴,帅户四千入于长安,温北皆应之,以谷为丞相。扶风王谷有众数千,保据马嵬,奴遣弟多攻之。夏,四月,后秦王苌自安定伐之,渭奔汉中。苌执多而进,奴惧,请降,拜镇北将军、六谷大都督。
癸巳,以尚书仆射陆纳为左仆射,谯王恬为右仆射。纳,玩之子也。
毛兴袭击王广,败之,广奔秦州;陇西鲜卑匹兰执广送后秦。兴复欲攻王统于上邽,枹罕诸氐皆厌苦兵事,乃共杀兴,推卫平河州刺史,遣使请命于秦。
燕主垂封其子农为辽西王,麟为赵王,隆为高阳王。
王珪改称魏王。
张大豫自杨坞进屯姑臧城西,王穆秃发思复鞬子奚于帅众三万屯于城南;吕光出击,大破之,斩奚于等二万馀级。
秦大赦,以卫平为抚军将军、河州刺史,吕光为车骑大将军、凉州牧。使者皆没于后秦,不能达。
燕主垂以范阳王德为尚书令,太原王楷为左仆射,乐浪王温为司隶校尉
后秦王苌即皇帝位于长安,大赦,改元建初,国号大秦。追尊其父弋仲为景元皇帝,立妻虵氏为皇后,子兴为皇太子。置百官。苌与群臣宴,酒酣,言曰:“诸卿皆与朕北面秦朝,今忽为君臣,得无耻乎!”赵迁曰:“天不耻以陛下为子,臣等何耻为臣!”苌大笑。
魏王珪东如陵石,护佛侯部帅侯辰、乙佛部帅代题皆叛走。诸将请追之,珪曰:“侯辰等累世服役,有罪且当忍之。方今国家草创,人情未壹,愚者固宜前却,不足追也!”
六月,庚寅,以前辅国将军杨亮为雍州刺史,镇卫山陵。荆州刺史桓石民遣将军晏谦击弘农,下之。初置湖、陕二戍。西燕刁云等杀西燕主忠,推慕容永使持节、大都督中外诸军事、大将军大单于、雍、秦、梁、凉四州牧、录尚书事河东王,称籓于燕。
燕主垂遣太原王楷、赵王麟、陈留王绍、章武王宙攻秦苻定、苻绍、苻谟苻亮等;楷先以书与之,为陈祸福,定等皆降。垂封定等为侯,曰:“以酬秦主之德。”
秦主丕以都督中外诸军事、司徒、录尚书事王永为左丞相,太尉、东海王纂为大司马司空张虵为太尉,尚书令咸阳徐义为司空,司隶校尉王腾为骠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永传檄四方公侯、牧守、垒主、民豪,共讨姚苌慕容垂,令各帅所统,以孟冬上旬会大驾于临晋。于是天水姜延、冯翊寇明、河东王昭、新平张晏、京兆杜敏、扶风马朗建忠将军、高平牧官都尉扶风王敏等咸承檄起兵,各有众数万,遣使诣秦,丕皆就拜将军、郡守,封列侯。冠军将军邓景拥众五千据彭池,与窦冲为首尾,以击后秦。丕以景为京兆尹。景,羌之子也。
后秦主苌徙安定五千馀户于长安。
秋,七月,秦平凉太守金熙、安定都尉没弈干与后秦左将军姚方成战于孙丘谷,方成兵败。后秦主苌以其弟征虏将军绪为司隶校尉,镇长安;自将至安定击熙等,大破之。金熙本东胡之种;没弈干,鲜卑多兰部帅也。
枹罕诸氐以卫平衰老,难为成功,议废之,而惮其宗强,累日不决。氐啖青谓诸将曰:“大事宜时定,不然,变生。诸君但请卫公为会,观我所为。”会七夕大宴,青抽剑而前曰:“今天下大乱,吾曹休戚同之,非贤主不可以济大事。卫公老,宜返初服以避贤路。狄道长苻登,虽王室疏属,志略雄明,请共立之,以赴大驾。诸君有不同者,即下异议!”乃奋剑攘袂,将斩异己者。众皆从之,莫敢仰视。于是推登为使持节都督陇右诸军事、抚军大将军、雍、河二州牧、略阳公,帅众五万,东下陇,攻南安,拔之,驰使请命于秦。登,秦主丕族子也。
秘宜与莫侯悌眷帅其众三万馀户降于乞伏国仁,国仁拜宜东秦州刺史,悌眷梁州刺史。
已酉,魏王珪还盛乐,代题复以部落来降,十馀日,又奔刘显;珪使其孙倍斥代领其众。刘显弟肺泥帅众降魏。
八月,燕主垂留太子宝守中山,以赵王麟为尚书右仆射,录留台。庚午,自帅范阳王德等南略地,使高阳王隆东徇平原。丁零鲜于乞保曲阳西山,闻垂南伐,出营望都,剽掠居民。赵王麟自出讨之,诸将皆曰:“殿下虚镇远征,万一无功而返,亏损威重,不如遣诸将讨之。”麟曰:“乞闻大驾在外,无所畏忌,必不设备,一举可取,不足忧也。”乃声言至鲁口,夜,回趣乞,比明,至其营;掩击,擒之。翟辽寇谯,朱序击走之。
秦主丕以苻登为征西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安王,持节、州牧、都督,皆因其所称而授之。又以徐义为右丞相。留王腾守晋阳,右仆射杨辅戍壶关,帅众四万,进屯平阳。
初,后秦主苌之弟硕德统所部羌居陇上,闻苌起兵,自称征西将军,聚众于冀城以应之;以兄孙详为安远将军,据陇城,从孙训为安西将军,据南安赤亭,与秦秦州刺史王统相持。苌自安定引兵会硕德攻统,天水屠各、略阳羌胡应之者一万馀户,秦略阳太守王皮降之。
初,秦灭代,迁代王什翼犍少子窟咄于长安,从慕容永东徙,永以窟咄为新兴太守。刘显遣其弟亢泥迎窟咄,以兵随之,逼魏南境,诸部骚动。魏王珪左右于桓等与部人谋执珪以应窟咄,幢将代人莫题等亦潜与窟咄交通。桓舅穆崇告之,珪诛桓等五人,莫题等七姓悉原不问。珪惧内难,北逾阻山,复依贺兰部,遣外朝大人辽东安同求救于燕,燕主垂遣赵王麟救之。
九月,王统以秦州降于后秦。后秦主苌以姚硕德使持节、都督陇右诸军事、秦州刺史,镇上邽。
吕光得秦王坚凶问,举军缟素,谥曰文昭皇帝。冬,十月,大赦,改元大安。
西燕慕容永遣使诣秦主丕,求假道东归。丕弗许,与永战于襄陵,秦兵大败,左丞相王永、卫大将军俱石子皆死。初,东海王纂自长安来,麾下壮士三千馀人,丕忌之,既败,惧为纂所杀,帅骑数千南奔东垣,谋袭洛阳。扬威将军冯该自陕邀击之,杀丕,执其太子宁、长乐王寿建康;诏赦不诛,以付苻宏。纂与其弟尚书永平侯师奴帅秦众数万走据杏城,其馀王公百官皆没于永。永遂进据长子,即皇帝位,改元中兴。将以秦后杨氏为上夫人,杨氏引剑刺永,为永所杀。
甲申,海西公弈薨于吴。
燕寺人吴深清河反,燕主垂攻之,不克。
后秦主苌还安定。
南安王登既克南安,夷、夏归之者三万馀户,遂进攻姚硕德于秦州,后秦主苌自往救之。登与苌战于胡奴阜,大破之,斩首二万馀级,将军啖青射苌,中之。苌创重,走保上邽,姚硕德代之统众。
燕赵王麟军未至魏,拓跋窟咄稍前逼魏王珪,贺染干侵魏北部以应之。魏众惊扰,北部大人叔孙普洛亡奔刘卫辰。麟闻之,遽遣安同等归。魏人知燕军在近,众心少安。窟咄进屯高柳,珪引兵与麟会击之,窟咄大败,奔刘卫辰,卫辰杀之。珪悉收其众,以代人库狄干为北部大人。麟引兵还中山。
刘卫辰居朔方,士马甚盛。后秦主苌以卫辰为大将军、大单于河西王、幽州牧,西燕主永以卫辰为大将军、朔州牧。
十一月,秦尚书寇遗奉勃海王懿、济北王昶自杏城奔南安,南安王登发丧行服,谥秦主丕曰哀平皇帝。登议立懿为主,众曰:“勃海王虽先帝之子,然年在幼冲,未堪多难。今三虏窥觎,宜立长君,非大王不可。”登乃为坛于陇东,即皇帝位,大赦,改元太初,大置百官。
慕容柔慕容盛及盛弟会皆在长子,盛谓柔、会曰:“主上已中兴幽、冀,东西未壹,吾属居嫌疑之地,为智为愚,皆将不免。不若以时东归,无为坐待鱼肉也。”遂相与亡归燕。后岁馀,西燕主永悉诛燕主俊及燕主垂之子孙,男女无遗。
张大豫自西郡入临洮,掠民五千馀户,保据俱城。
十二月,吕光自称使持节、侍中、中外大都督、督陇右、河西诸军事、大将军、凉州牧、酒泉公。
秦主登立世祖神主于军中,载以辎軿,建黄旗青盖,以虎贲三百人卫之,凡所欲为,必启主而后行。引兵五万,东击后秦,将士皆刻鉾、铠为“死”“休”字;每战以剑槊为方圆大阵,知有厚薄,从中分配,故人自为战,所向无前。
初,长安之将败也,中垒将军徐嵩、屯骑校尉胡空各聚众五千,结垒自固;既而受后秦官爵。后秦主苌以王礼葬秦主坚于二垒之间。及登至,嵩、空以众降之。登拜嵩雍州刺史,空京兆尹,改葬坚以天子之礼。
乙酉,燕主垂攻吴深垒,拔之,深单马走。垂进屯聊城之逢关陂。初,燕太子洗马温详来奔,以为济北太守,屯东阿。燕主垂遣范阳王德、高阳王隆攻之,详遣从弟攀守河南岸,子楷守碻磝以拒之。
燕主垂以魏王珪为西单于,封上谷王,珪不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