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9年

编辑:除非网互动百科 时间:2020-01-21 05:59:43
编辑 锁定
同义词 公元389年一般指389年
本词条缺少名片图,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还能快速升级,赶紧来编辑吧!
公元389年,己丑年(牛年);东晋太元十四年;前秦太初四年;后燕建兴四年;后秦建初四年;西燕中兴四年;西秦太初二年;北魏登国四年;后凉太安四年,麟嘉元年;翟魏建光二年。
中文名
389年

389年纪年

编辑
己丑牛年);
东晋太元十四年
前秦太初四年
后燕建兴四年
后秦建初四年
西燕中兴四年
西秦太初二年
北魏登国四年
后凉太安四年麟嘉元年
翟魏建光二年

389年大事

编辑
吕光,字世明,今甘肃天水秦安县人,是吕婆楼之子。晋朝时期十六国中后凉建立者。389年,称三河王,改元麟嘉

389年本年年表

编辑
事件 契丹族是中国古代北方地区的一个民族。历史文献上有关契丹族的确实记载,始于北魏登国四年(公元389年)。其主要活动地区是在潢河(今西拉木伦河)一带,生活方式是逐水草迁徙的游牧、狩猎。该族不断地发展壮大。唐朝初年,契丹八个部落组成部落联盟,有兵四万,接受唐朝统辖。唐朝衰落后,契丹族不断向外扩张,俘掠外族人口,实力大增。
在公元389年,希帕蒂娅在强烈求知欲望的诱惑下,乘商船到希腊的雅典求学。在这里她成为受人景仰的数学家。雅典城许多名流、学者争相来到她的住所请教数学,或者讨论哲学问题。 希帕蒂娅在雅典留学期满又返回亚历山大里亚城,该城的行政长官聘请她到博学园任教,讲授数学和哲学。因为她学识渊博品德高尚,擅长修辞和雄辩,吸引了各国学生前来听课,成为举世注目的女学者。希帕蒂娅在研究院供职斯间,除授课之外,主要是从事科学研究,开始了创造发明的生涯。这段时间,希帕蒂娅在各个领域都取得了研究成果,更多的成就还是在数学领域。
公元389年,前秦国主符登任命河南王乞伏乾归为大将军、大单于、封为金城王。五月,金城王袭击侯年部落,侯大败,从此秦州、凉州百姓以及鲜卑人、羌人、胡人等大都归顺乞伏乾归

389年历史记载

编辑
后燕安辽西
后燕辽西王慕容农慕容垂称燕王以来,一直镇守龙城(今辽宁朝阳),实行休养生息政策,遂百废俱兴,政通人口。后燕建兴四年(389)一月,慕容垂召慕容农为侍中,司隶校尉。派高阳王慕容隆为征北大将军幽州牧,代替慕容农镇守龙城。慕容隆沿袭慕容农的守边之策,对百姓广为安抚,使辽西地区局势稳定,经济不断发展。
拓跋珪袭破高车
登国四年(389)一月,北魏拓跋珪率众袭击高车(今蒙古国),大败高车,初步解除了北魏后方的忧患,得以专力对付东南方后燕的威胁。
后梁吕光自称三河王
后凉麟嘉元年(389)二月,吕光自称三河王,改元麟嘉,设立百官,其妻石氏,子吕绍,弟吕弟世自仇池(今陕西成县西)来到姑臧(今甘肃武威)。

389年史料记载

编辑
列宗孝武皇帝中之下太元十四年(己丑,公元三八九年)
春,正月,燕以阳平王柔镇襄国。辽西王农在龙城五年,庶务修举,乃上表曰:“臣顷因征即镇,所统将士安逸积年,青、徐、荆、雍遗寇尚繁,愿时代还,展竭微效,生无馀力,没无遗恨,臣之志也。”庚申,燕主垂召农为侍中司隶校尉。以高阳王隆为都督幽、平二州诸军事、征北大将军幽州牧,建留台于龙城,以隆录留台尚书事。又以护军将军平幼为征北长史,散骑常侍封孚为司马,并兼留台尚书。隆因农旧规,修而广之,辽、碣由是遂安。
后秦主苌以秦战屡胜,谓得秦王坚之神助,亦于军中立坚像而祷之曰:“臣史襄敕臣复仇,新平之祸,臣行襄之命,非臣罪也。苻登,陛下疏属,犹欲复仇,况臣敢忘其兄乎?且陛下命臣以龙骧建业,臣敢违之?今为陛下立像,陛下勿追计臣过也。”秦主登升楼,遥谓苌曰:“为臣弑君,而立像求福,庸有益乎?”因大呼曰:“弑君贼姚苌何不自出?吾与汝决之!”苌不应。久之,以战未有利,军中每夜数惊,乃斩像首以送秦。
秦主登以河南王乾归为大将军、大单于、金城王。
甲寅,魏王珪袭高车,破之。
二月,品光自称三河王,大赦,改元麟嘉,置百官。光妻石氏、子绍、弟德世自仇池来至姑臧,光立石氏为妃,绍为世子。
癸巳,魏王珪击吐突邻部于女水,大破之,尽徙其部落而还。
秦主登留辎重于大界,自将轻骑万馀攻安定羌密造保,克之。
夏,四月,翟辽寇荥阳,执太守张卓。
燕以长乐公盛镇蓟城,修缮旧宫。五月,清河民孔金吴深,送首中山。
金城王乾归击侯年部,大破之。于是秦、凉、鲜卑、羌、胡多附乾归,乾归悉授以官爵。
后秦主苌与秦主登战,数败,乃遣中军将军姚崇袭大界。登邀击之于安丘,又败之。
燕范阳王德、赵王麟击贺讷,追奔至勿根山,讷穷迫请降,徙上之上谷,质其弟染干于中山。
秋,七月,以骠骑长史王忱为荆州刺史、都督荆、益、宁三州诸军。忱,国宝之弟也。
秦主登攻后秦右将军吴忠等于平凉,克之。八月,登据苟头原以逼安定。诸将劝后秦主苌决战,苌曰:“与穷寇竞胜,兵家之忌也,吾将以计取之。”乃留尚书令姚旻守安定,夜,帅骑三万袭秦辎重于大界,克之,杀毛后及南安王弁、北海王尚,擒名将数十人,驱掠男女五万馀口而还。毛氏美而勇,善骑射。后秦兵入其营,毛氏犹弯弓跨马,帅壮士数百力战,杀七百馀人。众寡不敌,为后秦所执。苌将纳之,毛氏骂且哭曰:“姚苌,汝先已杀天子,今又欲辱皇后。皇天后土,宁汝容乎?”苌杀之。诸将欲因秦军骇乱击之,苌曰:“登众虽乱,怒气犹盛,未可轻也。”遂止。登收馀众屯胡空堡。苌使姚硕德镇安定,徙安定千馀家于阴密,遣其弟征南将军靖镇之。
九月,庚午,以左仆射陆纳为尚书令。
秦主登之东也,后秦主苌使姚硕德置秦州守宰,以从弟常戍陇城,邢奴戍冀城,姚详戍略阳。杨定攻陇、冀,克之,斩常,执邢奴,详弃略阳,奔阴密。定自称秦州牧、陇西王,秦因其所称而授之。
冬,十月,秦主登以窦冲大司马、都督陇东诸军事、雍州牧,杨定为左丞相、都督中外诸军事、秦、梁二州牧,杨壁为都督陇右诸军事,南秦、益二州牧,约与共攻后秦;又约监河西诸军事、并州刺史杨政、都督河东诸军事、冀州刺史杨楷各其众会长安。政、楷皆河东人。秦主丕既败,政、楷收集流民数万户,政据河西,楷据湖、陕之间,遣使请命于秦,登因而授之。
燕乐浪悼王温冀州刺史,翟辽遣丁零故堤诈降于温,为温帐下,乙酉,刺温,杀之,并其长史司马驱,帅守兵二百户奔西燕。辽西王农邀击于襄国,尽获之,惟堤走免。
十一月,枹罕彭奚念附于乞伏乾归,以奚念为北河州刺史。
初,帝既亲政事,威权己出,有人主之量。已而溺于酒色,委事于琅邪王道子。道子亦嗜酒,日夕与帝以酣歌为事。又崇尚浮屠,穷奢极费,所亲昵者皆?甘姆、僧尼。左右近习,争弄权柄,交通请托,贿赂公行,官赏滥杂,刑狱谬乱。尚书令陆纳望宫阙叹曰:“好家居,纤儿欲撞坏之邪?”左卫领营将军会稽许营上疏曰:“今台府局吏、直卫武官及仆隶婢儿取母之姓者,本无乡邑品第,皆得为郡守县令,或带职在内,及僧尼乳母,竞进亲党,又受货赂;辄临官领众,政教不均,暴滥无罪,禁令不明,劫盗公行。昔年下书敕群下尽规,而众议兼集,无所采用。臣闻佛者清远玄虚之神,今僧尼往往依傍法服,五诫粗法尚不能遵,况精妙乎?而流惑之徒,竞加敬事,又侵渔百姓,取材为惠,亦未合布施之道也。”疏奏,不省。
道子势倾内外,远近奔凑。帝渐不平,然犹外加优崇。侍中王国宝以谗佞有宠于道子,扇动朝众,讽八座启道子宜进位丞相、扬州牧,假黄钺,加殊礼。护军将军南平车胤曰:“此乃成王所以尊周公也。今主上当阳,非成王之比。相王在位,岂得为周公乎?”乃称疾不署。疏奏,帝大怒,而嘉胤有守。
中书侍郎范宁徐邈为帝所亲信,数进忠言,补正阙失,指斥奸党。王国宝,宁之甥也。宁尤疾其阿谀,劝帝黜之。陈郡袁悦之有宠于道子,国宝使悦之因尼克妙音致书于太子母陈淑媛云:“国宝忠谨,宜见亲信。”帝知之,发怒,托以他事斩悦之。国宝大惧,与道子共谮范宁出为豫章太守。宁临发,上疏言:“今边烽不举而仓库空匮。古者使民岁不过三日,今之劳扰,殆无三日之休。至有生儿不复举养,鳏寡不敢嫁娶。臣恐社稷之忧,厝火积薪,不足喻也。”宁又上言:“中原士民流寓江左,岁月渐久,人安其业。凡天下之人,原其先祖,皆随世适移,何至于今而独不可?谓宜正其封疆,户口皆以土断。又,人性无涯,奢俭由势;今并廉之室,亦多不赡,非其财力不足,盖由用之无节,争以靡丽相高,无有亦限极故也。礼十九为长殇,以其未成人也。今以十六为全丁,十三为半丁,所任非复童幼之事,岂不伤天理、困百姓乎?谓宜以二十为全丁,十六为半丁,则人无夭折,生长繁滋矣。”帝多纳用之。
宁在豫章,遣十五议曹下属城,采求风政,并吏假还,讯问官长得失。徐邈与宁书曰:“足下听断有允,庶事无滞,则吏慎其负,而人听不惑矣,岂须邑至里诣,饰其游声哉!非徒不足致益,乃实蚕渔之所资,岂有善人群子而干非其事,多所告白者乎!自古以来,欲为左右耳目者,无非小人,皆先因小忠而成其大不忠,先藉小信而成其大不信,遂使谗诌并进,善恶倒置,可不戒哉?足下慎选纲纪,必得国土以摄诸曹,诸曹皆得良吏以掌文按,又择公方之人以为监司,则清浊能否,与事而明,足下但平心处之,何取于耳目哉?昔明德马后未尝顾左右与言,可谓远识,况大丈夫而不能免此乎!”
十二月,后秦主苌使其东门将军任瓫诈遣使招秦主登,许开门纳之。登将从之,征东将军雷恶地将兵在外,闻之,驰骑见登,曰:“姚苌多许,不可信也!”登乃止。苌闻恶地诣登,谓诸将曰:“此羌见登,事不成矣!”登以恶地勇略过人,阴惮之。恶地惧,降于后秦,苌以恶地为镇军将军
秦以安成王广为司徒。